相关文章

拆除明星厕所:深圳现代优秀建筑如何保护?

建筑师“很悲痛、很难受”

17年前,深圳建筑师费晓华设计的一座厕所,打破了“厕所难登大雅之堂”的传统观念,获得中外建筑界的好评。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座公厕最终以被拆除重建的方式草草终结。

熟悉费晓华的人,都知道他是莲花山山顶公厕的设计者,久而久之,也就将这座公厕和他联系了起来。今年8月初,一位朋友突然和费晓华说,“莲花山顶没地方上厕所,原来上厕所的地方被围了起来”。

费晓华将信将疑,特意让另一位朋友留意一下莲花山山顶公厕的情况。直到朋友给费晓华发回现场的照片,费晓华才确信莲花山山顶公厕已被拆除。图片上,原公厕所在的位置已被围栏隔离开来。围栏之内,只剩下一片裸露着泥土和石头的荒地,在四周的树林衬托下显得尤其突兀。

“厕所没了,连一点残留物都没留下。”费晓华说到这里,连续用了几个带“很”字眼表达自己刚得知这件事情时的感受:“很突然、很悲痛、很难受”。

从业34年,费晓华设计过不少作品,有大型的建筑,如南山博物馆,也有小型的建筑,如深圳地铁出入口。对他而言,这座厕所的分量并不亚于此前设计过的任何一座大型建筑,甚至是令他满意的数一数二的作品。

1997年,深圳莲花山公园开始对公众开放。这座小山原来是一座立笠形的山,山尖被削平后建成了山顶广场,公厕就选址在山顶广场的东北部,位于小平同志塑像的后侧,作为山顶广场的一个配套设施,投入使用至今已17年。

这座公厕面积只有76平方米,但从获得的评价来看,可以称得上是一座优秀的建筑。在国内建筑界,这座公厕的名气不小,2003年,《建筑学报》、《时代建筑》等期刊相继将这座公厕收录其中。2005年,该公厕还获得广东省第12届优秀工程设计二等奖。

国外的建筑界也关注到了这座公厕。2004年3月,美国杂志《Architectural Record》刊登文章报道了这座厕所。2004年秋季,西班牙《ViA arquitectura》杂志V14期生态建筑专刊也专题介绍该作品。

2016年,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委员会与《时代建筑》联合编纂的《深圳当现代建筑》,更是将莲花山山顶公厕与平安国际金融中心、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宝安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等45个建筑一起收录其中,成为深圳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编纂《深圳当现代建筑》的时候,专家组没有任何争议地将莲花山山顶公厕收入其中,成为选中的最小最不起眼却受人尊敬的微型建筑。

莲花山山顶公厕被拆除后的第三个月,费晓华撰文“悼念”这座厕所称,“她不仅在物质上提升了人民的生活质量,更是在精神上,启迪与丰富了人们的思想和智慧,是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建筑。”文章很快在建筑界引发关注,很多建筑师都对这座厕所的拆除表示惋惜。

一座公厕的拆除对于一座超大城市而言,或许微乎其微,但若将这座公厕重新放置到17年前和其后的历史中审视,其所体现的价值和意义便更加直观。

17年前的“革命厕所”

2001年,莲花山山顶广场对公众开放已有五个年头,随着游人日益具增,政府提出,要在小平同志塑像后方建造一座公厕。

当时的莲花山还是原生态的环境,又是深圳的标志性景点,建造山顶公厕自然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如何保护好山体环境,选择在什么地方建,以怎样的形式建,建多大的规模,这些都需要管理者经过深思熟虑才能决定。

“当时我们强调,建造这座公厕不能破坏地形、地貌,还要和自然融合在一起。”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主任、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创建负责人黄伟文对莲花山山顶公厕印象深刻,其时他在深圳市中心区开发建设办公室负责中心区规划设计的管理工作,莲花山山顶公厕正是他经手的项目。

就这样,莲花山山顶公厕按照深圳最好的标准来选择设计方案,参与设计方案比选的都是业内资深的建筑师。费晓华是参与设计方案比选的建筑师之一,